杭州近水楼台先得,科学家揭秘身体如何高效准确执行运动任务

科学家揭秘身体如何高效准确执行运动任务
走进西湖大学:杭州近水楼台先得“才”
星空路遥知“马”力
天马望远镜获2018上海科技进步奖特等奖

本报讯(记者黄辛
见习记者卜叶)
日前,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在线发表了中科院神经科学研究所所长、脑科学与智能技术卓越创新中心主任蒲慕明研究组的一项成果。该研究系统描述了背外侧纹状体直接通路和间接通路的同一群神经元在运动学习过程中的电活动变化,并发现两条通路的神经元活动在运动行为中具有相对独立又彼此配合的角色分工。

新华网杭州5月16日电在知识经济时代,人才已成为多方争抢的“香馍馍”。抢占人才,就是抢占城市发展的“制高点”。

■本报记者 何静

背外侧纹状体脑区主要接收来自感觉运动皮层四肢代表区的投射,对运动技能的学习、运动的执行、运动习惯的形成具有重要作用。该脑区分布的多棘投射神经元分别介导了基底神经节运动调控中的两条经典通路,即直接通路和间接通路。然而,两条通路在运动学习过程的参与机制尚不明确。

西湖大学,新中国历史上第一所由社会力量举办、国家重点支持的新型研究型大学,其创校目标:“集聚一流师资、打造一流学科、培育一流人才、产出一流成果,努力成为世界一流的新型研究型大学”。简而言之,就是“以一流吸引一流”。

5月15日,2018年度上海市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上海展览中心友谊会堂举行,大会共授奖300项。其中,“上海65米射电望远镜系统研制”项目(天马望远镜,以下简称“天马”),摘得2018年度科技进步奖特等奖。

研究人员训练小鼠学习推杆运动任务,并通过特异性标记直接通路和间接通路的神经元,观察到伴随小鼠的学习过程,两条通路的神经元集群都逐渐产生了独特、稳定、顺序性发放的电活动模式。直接通路神经元倾向于在信号感知和推杆操作时活动,而间接通路神经元则更多地在推杆动作后反应,并且在不同的运动任务场景中,同一群神经元的电活动模式会发生改变。进一步实验发现,特异性抑制直接通路神经元会破坏推杆运动的起始,而特异性抑制间接通路神经元会引起试验间隔里的错误推杆次数显著上升。任一通路的抑制均会降低推杆动作本身的熟练程度。

西湖大学“出生”于杭州,预示着杭州将近水楼台先得“才”。

走近“天马”

研究表明,直接通路和间接通路的神经元都参与了小鼠执行向右推杆任务的过程。在任务规则的执行上,前者主要负责目标运动的起始,后者主要负责与任务目的无关运动的抑制;在具体动作的执行上,两者都参与了对推杆动作准确度的调控。两条通路彼此配合,共同保证小鼠高效、准确地执行运动任务。

伯乐与千里马

在天马山脚下,矗立着一台65米口径、全方位可转动的射电望远镜,这就是“天马”,它以独特的方式,捕捉来自浩瀚宇宙的声响,为人类“天马行空、探索宇宙奥秘”贡献力量。

相关论文信息:DOI:10.1073/pnas.1901712116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现在,它已经7岁了,“诞生”时,它曾被誉为“亚洲第一射电望远镜”。

《中国科学报》 (2019-05-14 第1版 要闻)

西湖大学以“伯乐”为“橄榄枝”,抛向全球的“千里马”们。

项目第一完成人、中科院上海天文台台长沈志强介绍,“天马”体重2700吨,身高70米,占地面积相当于8个篮球场大小。走近“天马”,可以清晰地看到底部6组滚轮。“有了滚轮,‘天马’可以实现‘全方位可动’,但不是转360度,而是通过左右270度交叉转动实现的。”

施一公:结构生物学领域的重要领军人物,2008年辞去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终身讲席教授,全职回国,如今是西湖大学校长。

虽然是望远镜,但射电望远镜并不能“看到”满天星斗和美丽星云。沈志强说:“射电天文学诞生于1933年,是用天线‘倾听’来自宇宙的声音,即接收特定波段的电磁信号,将原始信息提供给科学家进行数据处理,解决不同的天文学问题。”

许田:生长调控领域的开拓者之一,曾担任耶鲁大学遗传系副系主任15年以及耶鲁大学校长特别顾问11年,现放弃耶鲁大学终身教职,成为西湖大学副校长。

馈源舱就是“信号接收机”,像是“天马”的“耳朵”,它的工作波长从最长21厘米到最短7毫米共8个波段,也是我国目前工作波长可覆盖全部厘米波段的高性能射电望远镜。站在馈源舱,仿佛立在“一口锅”的中心,可以看到“锅面”——由1008块面板组成的直径为65米的白色主反射面,这里有我国自主研发的第一个大型天线主反射面主动调整系统。

仇旻:从事纳米光子学研究,24岁获浙江大学理学博士学位;26岁获瑞典皇家工学院博士学位并留校任教,34岁成为该校最年轻的正教授,回国后在浙江大学服务8年,如今是西湖大学副校长。

而“锅底”有连接着面板的1104台促动器。上海交通大学副研究员叶骞介绍,“促动器”的作用是通过控制调整面板,以实现望远镜的高效率跟踪观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