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要有全球视野,南开大学研获耐高温抗极寒的石墨烯材料

要有全球视野、把握时代脉搏
南开大学研获耐高温抗极寒的石墨烯材料
中科院大连化物所:一座重情重义的科研所

科学技术是世界性的、时代性的,发展科学技术必须具有全球视野、把握时代脉搏。当今世界,一些重要的科学问题和关键核心技术已经呈现出革命性突破的先兆。我们必须树立雄心、奋起直追,推动我国科技事业加快发展。

图片 1

■徐光荣

——《在中国科学院考察时的讲话》(2013年7月17日)《人民日报》2013年7月18日

我的文章题目本来有些长,我觉得惟其如此,才能将我对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的印象说得清晰。

学习札记

而此刻,我想起了唐代大诗人李白的一首七绝:“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我突发奇想,照猫画虎摹拟几句想送给化物所:“惜别星海十余载,樱花频送挚爱情。渤海湾水深千尺,不及大化伴我行。”

科学研究既要坐得住冷板凳,也要跟得上时代潮流,既要坚持宁静致远,也要保持对未知世界的好奇心。以地学研究为例,包括地学在内的基础研究牵涉到时间尺度长、空间地域广、资料量庞大的复杂系统,科学家要想作出高水平成果,必须遵循其自身规律,以全球视野设计课题,并脚踏实地进行野外考察、取样、实验分析和数值模拟。

化物所在我的心中分量很重,这源于化物所人重视两个字:情与义。

同时,科学研究要瞄准人类需求的大方向,立足时代发展的需求。例如,全球环境与气候变化研究关系到国计民生和人类生存环境。科技工作者有责任、有义务做好地球环境研究,以优秀的成果为国家可持续发展提供科学决策依据,并对人类社会发展作出贡献。

记得2005年12月,化物所原办公室主任冯埃生专程从大连赶到沈阳找到我,邀我为化物所老所长张大煜写传。那时,老所长已辞世十七八年了,为何化物所人对他这般上心?

着眼全球、把握时代脉搏,对于地球环境科学研究来说必不可少,对于许多其他学科发展来说同样重要。新一轮科技革命正在重塑世界经济结构和竞争格局,中国的科研创新国际化趋势也逐渐明显。有统计显示,2015年,我国国际合作论文发文量达7.1万篇,跃升为全球第三。这说明,科技国际化已经成为我国科研发展的重要方向。与此同时,全球视野和时代感是开展高水平科学研究的必要条件,唯有面向国际科技前沿,面向国家战略发展需求,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才能保证科研的前瞻性和应用价值。

待我来到位于大连星海广场附近的化物所进行深入采访,与张存浩、楼南泉、卢佩章、王建业、郭永海等几十位老院士、老领导、老同志促膝倾谈,并走访查阅了大量档案资料后,发现张大煜院士果非凡人。1916—1989年,张大煜院士一生跨越了中国现当代史的几个重要历史时期,亲历了许多重大历史事件,见证了中国从受人欺凌的苦难岁月到繁荣昌盛的历史巨变。而他本人投身化学科研事业50余年亦功绩赫赫,尤其在催化研究中,不仅在世界上率先提出了表面键的新理论,而且在应用研究中也为国家创造了世界领先技术,在中国化学界堪称翘楚。特别是他担任化物所所长期间开创的学术民主、严谨治学的传统已成为化物所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他带领老一辈科研人员开拓的重要学科为研究所乃至国家相关科学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他培养和扶植的科研骨干,已成为研究所乃至全国相关学科的带头人,先后有近20位进入两院院士行列,这是一份沉甸甸的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