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天员在太空连感冒都抵御不了,原九大行星名字的来由

水星的英文名字Mercury来自罗马神墨丘利。符号是上面一个圆形下面一个交叉的短垂线和一个半圆形(Unicode:
☿).
是墨丘利所拿魔杖的形状。在第5世纪,水星实际上被认为成二个不同的行星,这是因为它时常交替地出现在太阳的两侧。当它出现在傍晚时,它被叫做墨丘利;但是当它出现在早晨时,为了纪念太阳神阿波罗,它被称为阿波罗。毕达哥拉斯后来指出他们实际上是相同的一颗行星。中国古代则称水星为“辰星”。

在书刊上看到的许多天文数据,都存在着极大的差异,如银河系的恒星数量,有说几百亿颗的,也有说1000多亿颗的,还有说1~2千亿颗的;再如宇宙中的星系数量,有说800亿个,有说1000多亿个,也有说2000亿个;关于宇宙的年龄,可看到80亿、100亿、120亿、140亿、150亿和240亿等各种不同说法。

航天员在太空的免疫力问题,近日再度引起关注。

中国古人称金星为“太白”或“太白金星”,也称“启明”或“长庚”。古希腊人称为阿佛洛狄特,是希腊神话中爱与美的女神。而在罗马神话中爱与美的女神是维纳斯,因此金星也称做“维纳斯”。金星的天文符号用维纳斯的梳妆镜来表示。

许多天文数据都是建立在本身就不准确的一些数据之上,如恒星的距离和亮度是星系的大小和星系之间的距离等等,本身就是估算出来的,根据这些估算出来的宇宙年龄、星系数量等等,就会产生很大的差异。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网站报道,来自俄罗斯和加拿大科学家最近研究发现,一批在国际空间站生活半年的航天员,免疫系统发生了令人担忧的变化,甚至连普通的感冒都很难抵御。

金星的位相变化金星同月球一样,也具有周期性的圆缺变化,但是由于金星距离地球太远,用肉眼是无法看出来的。关于金星的位相变化,曾经被伽利略作为证明哥白尼的日心说的有力证据。

其次,一个天文数据受许多因素的制约,由于理论观点的不同而多计入或少计入一两项也会带来计算结果的巨大差别。

载人航天工程航天员系统副总设计师、航天医学基础与应用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李莹辉在接受科技日报专访时表示,载人航天任务中几大因素都会对航天员免疫系统造成影响。

地球是太阳系中行星之一,按离太阳由近及远的次序排列为第三。它是太阳系类地行星中最大的一颗,也是现代科学目前确证目前惟一存在生命的行星。行星年龄估计大约有45亿年。在行星形成后不久,即捕获其惟一的天然卫星-月球。地球上惟一的智慧生物是人类。

还有,由于天文数字的巨大,在长长的运算过程中,也会形成最大和最小值之间的巨大差别。

失重状态下免疫系统有点“懵”

因为它在夜空中看起来是血红色的,所以在西方,以罗马神话中的战神玛尔斯(或希腊神话对应的阿瑞斯)命名它。在古代中国,因为它荧荧如火,故称“荧惑”。火星有两颗小型天然卫星:火卫一Phobos和火卫二Deimos(阿瑞斯儿子们的名字)。两颗卫星都很小而且形状奇特,可能是被引力捕获的小行星。英文里前缀areo-指的就是火星。

对天文数据不能要求像工程数据那样准确。当然,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天文数据也会逐渐地趋向准确。

李莹辉介绍,淋巴结、骨髓等免疫器官,免疫细胞以及其分泌的免疫因子,构成了人体免疫的几大屏障。同时,免疫系统又分为非特异性免疫系统和特异性免疫系统。前者与生俱来,是人类在漫长进化过程中获得的一种遗传特性;后者则是经过感染或人工预防接种,使机体获得抵抗感染的能力。

木星是太阳系九大行星之一,按离太阳由近及远的次序排列为第五颗。它也是太阳系最大的行星,自转最快的行星。中国古代用它来纪年,因而称为岁星。

航天员在太空,处于微重力环境和辐射环境下。同时他们置身于狭小空间,长期与外界隔离,还要承受高强度、大压力任务负荷。李莹辉说,前两者属于自然环境,后者属于社会环境,都会影响航天员的免疫力。

在西方称它为朱庇特,是罗马神话中的众神之王,相当于希腊神话中的宙斯。

据报道,莫斯科理工学院教授叶夫根尼·尼古拉耶夫说:“结果显示,在失重状态下,免疫系统表现得就像身体被感染时一样,因为人体不知道该做什么,于是试图开启所有可能的防护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