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师昌绪院士逝世,漫长而艰苦

沈括(1031~1095年),字存中,号梦溪丈人,北宋浙江杭州钱塘县人,汉族。北宋杰出的科学家、政治家。精通天文、数学、物理学、化学、地质学、气象学、地理学、农学和医学。

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我国著名材料科学家、战略科学家,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特邀顾问、原副主任,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资深院士师昌绪先生,因病于2014年11月10日7时7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6岁。

1月13日,嫦娥四号探测器成功着陆在月球背面,实现人类探测器在月球背面的首次软着陆。

一岁时南迁至福建的武夷山、建阳一带,后隐居于福建的尤溪一带。仁宗嘉祐八年进士,神宗时参与王安石变法运动。熙宁五年提举司天监,次年赴两浙考察水利、差役。熙宁八年出使辽国,驳斥辽的争地要求。熙宁九年任翰林学士,权三司使,整顿陕西盐政。后知延州,加强对西夏的防御。

师昌绪先生是我国高温合金的奠基人,把毕生精力献给了祖国的科技事业。师昌绪先生致力于材料科学研究,在高温合金、合金钢、金属腐蚀与防护等研究领域取得了丰硕成果,主持研制出多项国家急需的战略材料及部件,丰富和发展了凝固理论、相变理论、性能评价方法;引领和推动了我国纳米科学技术、碳纤维、金属腐蚀与防护、生物医用材料、镁合金等学科的快速发展;造就和培育了大批材料与工程科学的杰出人才;就我国大型飞机、航空发动机及燃气轮机、新材料研究等重点科技领域发展向党中央、国务院提出多项重要建议,为推动我国科技事业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在这一全球瞩目的历史突破背后,中国科学家经历了怎样的千锤百炼?3月23日,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嫦娥四号探测器项目执行总监、副总设计师张熇作为演讲嘉宾出席“我是科学家”年度盛典,揭秘了嫦娥四号揽月背后的故事。

他一生著作多达几十种,但是保存到现在的,除《梦溪笔谈》外,仅有综合性文集《长兴集》和医药著作《良方》等少数几部了。在《梦溪笔谈》一书中。这部以笔记体裁形式写成的科学著作,内容包括农业、水利、天文、数学、物理、化学、考古、语言、史学、文学、音乐、绘画以及财政、经济等等,从自然科学到社会科学,应有尽有。《梦溪笔谈》原有二十六卷,后来增加《补笔谈》三卷,《续笔谈》一卷,总计三十卷。全书分成十七类,共六百零九条,十几万字,是一部内容十分丰富可以说是集前代科学成就之大成的光辉巨著,被誉为”中国科学史上的坐标”。在世界文化史上也有重要的地位。

多年前,还在上初中的张熇,因一本《航天》杂志,燃起对航空航天的兴趣与热爱。2001年,她开始从事中国探月工程探测器的设计研制工作。此后至今,她亲身经历探月工程绕落回发展战略的论证,并参与了嫦娥一号、嫦娥三号、嫦娥四号探测器的研制。

元丰五年以宋军于永乐城之战中为西夏所败,连累被贬。晚年在镇江梦溪园撰写了《梦溪笔谈》。宋哲宗绍圣二年去世.

嫦娥四号论证过程“漫长而艰苦”

人物生平编辑天圣九年,沈括出身于浙江钱塘一个官僚家庭。

2013年,嫦娥三号任务圆满成功后,嫦娥四号的论证工作开始。但是,嫦娥四号的目标着落点设在何处?让它像嫦娥三号一样继续落在月球正面,还是落在其他地方,比如月球背面?科学家有不同看法。

沈括像[2]十四岁读完了家中的所有书籍。后来他跟随父亲到过福建泉州、江苏润州、四川简州和京城开封等地,有机会接触社会,对当时人民的生活和生产情况有所了解,增长了不少见闻,也显示出了超人的才智,十八岁至南京,对医药产生兴趣。

对于全人类而言,月球背面都是一片神秘的处女地。有科学家提出,既然没有任何国家去过,有两种可能:去月球背面没有什么意义,或者技术难度太大。

1054年,父亲沈周去世,沈括被朝廷以父荫授予海州沭阳县主簿一职,从此步入仕途。好学上进的沈括,却不甘坐享其成,而是发奋读书,他要以优秀的学业来证明自己的人生价值。由于埋头苦读,用眼过度,沈括不到二十岁便患了眼疾,长期疼痛,困扰着他以后的学习和生活。但这依然没有影响他求学上进的信心和决心,他甚至辞去了主簿职务,来到哥哥沈披家中,全身心投入到了科考准备中。功夫不负有心人,1062年,沈括以苏州府试第一的好成绩,获得进京赶考的“入场券”,于第二年顺利通过省试、殿试,考上进士,即授扬州司理参军,迎来人生新的起点。此后,他历任集贤校理、右正言、知制诰、三司使、翰林学士、知延州兼鄜延路经略安抚使等要职,显赫一时。

“经过充分的论证和优化,我们认为可以实现着陆在月球背面的目标。但许多科学家还是有质疑。”张熇回忆,嫦娥四号经过了很多轮漫长而艰苦的评审,每轮评审后都会面临新的疑问,研制团队就要做相应的分析,提出解决方案。

皇祐二年,沈周知明州,沈括借居苏州母舅家。沈括从许洞的著作与藏书中得益甚多。沈括少年时体弱且练字过度而“病目昏”,从苏州表兄许复讨教得知疗法,“未尽一剂而瘥”,他就把此方抄下后录入《苏沈良方》卷2,“与人莫不验”。

评审和论证工作,一直持续到2015年。张熇说,在一次“决定嫦娥四号目的地最终命运”的关键评审会上,还是有科学家存在不同意见。但中国科学院院士、航天科技集团五院深空探测和空间科学首席科学家、“嫦娥一号”工程总设计师叶培健据理力争,凭借多年的工程经验和战略思考,争取到了大家的共识。

皇祐三年,沈周去世,3年后,沈括以父荫入仕,任海州沭阳县主簿,修筑渠堰,开发农田,颇有政绩。

“空间探索的目标就要探索未知,‘没有人去过’本身就已经是很大的意义。在月球背面,我们也可能有更多首创的科学发现。”张熇说。

嘉祐六年,任安徽宁国县令,倡导并发起了修筑芜湖地区万春圩的工程,并撰写了《圩田五说》、《万春圩图记》。

2019年1月3日上午,嫦娥四号在月球背面的冯·卡门撞击坑成功着陆。探测器落月瞬间,48岁的张熇掩面而泣。74岁的叶培健走到张熇背后,紧紧握住了她的右手。

嘉祐八年,三十三岁考中进士,被任命做扬州司理参军,掌管刑讼审讯。治平三年,被推荐到京师昭文馆编校书籍。在这里他开始研究天文历算。

着陆前飞越了复杂崎岖的地形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