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中国核工业从这里走来,透视中国首份科技成果转化成绩单

博士不唯论文只是前进一小步
透视中国首份科技成果转化成绩单:以资后鉴
中国核工业从这里走来:来自原子能院的蹲点报告

■周程

图片 1

新华社北京4月24日电
题:中国核工业从这里走来——来自中核集团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的蹲点报告

近日,清华大学公布的2019年版《攻读博士学位研究生培养工作规定》引起热议。很多人认为,清华大学由此开启了“鼓励依据学位论文以及多元化的学术创新成果评价博士生学术水平,不再以学术论文作为唯一依据”的先河。

新华社记者高敬、安娜

但仔细分析该规定文本,不难看出,清华大学虽然不再要求博士生申请学位时必须达到学校和所在学科的学术论文发表要求,却仍然规定在学期间的学术创新成果必须达到所在学科要求。学术创新成果当然包括学术论文,也包括专利、报告、文学作品和艺术作品等。

北京西南郊区,有一个看上去不怎么起眼的小镇——新镇,60多年前因核而建。但在中国核工业领域,这里却是个最有历史感的地方——

清华大学作此修改,可以说是为自己“解了套”。因为,若按照老规定,不论是学工科的博士生,还是学美术的博士生,申请学位时,都得像理科博士生一样提交一定数量的学术论文。不鼓励工科博士生申请专利和美术博士生创作作品,不可避免地会带来很多问题。因此,清华大学不再搞一刀切,放弃用学术论文要求所有博士生,无疑是一种进步。

我国第一座重水反应堆和第一台回旋加速器在这里建成;

清华大学虽然不再要求所有博士生都必须发表学术论文,却仍要求他们在学期间必须有学术创新成果。这样一来,那些既没有搞出专利,又没有创作出作品的博士生申请学位时仍只能将学术论文作为学术创新成果提交给学校。这和很多人的期待仍有很大一段距离。

我国“两弹一艇”不少关键数据在这里采集;

诚如众多留学归国人员所指出,他们在海外著名高校攻读博士学位期间,学校和所在学科都没有要求必须发表学术论文,也没有要求一定得有学术创新成果,只要学位论文有创意、够分量,照样可以拿到博士学位。实际上,笔者在海外攻读博士学位时,也没有遇到必须发表学术论文的问题。而且,我们在招聘博士后时,经常会遇到只有学位论文、没有学术论文的海外名校博士毕业生。由此看来,清华大学虽然不再“唯学术论文”,但要求博士生必须有学术创新成果的做法仍和海外名校有很大差异。

国家表彰的23位“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中有7位曾在这里创建功勋;

为何清华大学不能像海外名校一样只以学位论文的质量作为是否授予学位的依据,仍要规定必须有学术创新成果?笔者揣度,这和中国的大学以及学科排名竞争或多或少有些关联。

这里派生或援建了十余个核科研和生产单位,被称为“中国核科学技术的发祥地”“中国核工业的摇篮”……

各大排行榜给大学或学科排名时,都会将学术论文的发表数量作为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对大学校长来讲,学术论文的数量犹如GDP指标,绝对不能轻视,必须通过一级压一级的方式把责任落实到位。结果,不仅考核教师时需要数学术论文,考核研究生时也需要数学术论文。这样一来,不要求博士生发表学术论文无异于自甘于人后。

这里是中国核工业的起点——中核集团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所在地。记者近日走进新镇,感受中国核工业近70年来波澜壮阔的历程,认识核技术在生产生活中的广阔应用。

清华大学无须像一般大学那样在意国内排名,因为哪个排行榜把它排到国内大学的前两名之后,该排行榜就会被认为没有公信力。所以,清华大学校长面对国内大学排名要比一般大学校长从容得多。但清华大学校长还要面对全球大学排名,如果不把学术论文发表数量抓上去,清华大学在国际上的排名就有可能落到国内其他兄弟高校之后。一旦出现这种结局,不要说会影响其国际声誉,就连国内招生都会受到冲击。这是清华大学校长难以承受之重。

“一堆一器”,开启中国原子能时代

所以,清华大学可以容忍一些学科的博士生,譬如学工艺美术的博士生,只提交创作的作品,不用发表学术论文,但仍要坚持全体博士生申请学位时必须有学术创新成果。对于绝大多数理科和文科博士生而言,要求有学术创新成果就意味着要发表学术论文。

一块三米多长、两米多高的淡蓝色“大块头”静静地立在原子能院工作区的大院里。这个“大块头”就是我国第一台回旋加速器的主磁铁。

清华大学在博士生申请学位时尊重不同学科的特点和差异,不再“唯学术论文”,不再设立学校层面的统一要求,这体现了一种进步。作为校友,笔者感到由衷的高兴。但是,这种进步仍相当有限,因为学校仍然要求博士生申请学位时除提交学位论文外,还要有所谓的学术创新成果。

一路之隔的花园里,立有钱三强、王淦昌两位核物理学家、原子能院两位前任院长的雕塑。花园的另一侧,是一座式样古朴的大楼——反应堆大楼,这里建有我国第一座重水反应堆,人们叫它“功勋堆”。

高校只有彻底打破量化考核的魔咒,无论是对教师,还是对学生,着重看他解决了什么科学问题,做出了什么样的创新,而不是计算他发表了多少论文,撰写了多少报告,申请了多少课题,拿到了多少经费,由重视学术创新成果的数量转移到重视学术创新成果的质量,中国的高等教育和人才培养才能快速迈上一个新的台阶。

原子能研究离不开大型核设施,没有大型核设施,所有研究都是纸上谈兵。原子能研究需要的基础核设施就是反应堆和加速器。

(作者系北京大学医学人文学院院长、哲学系教授)

1955年,党中央作出了创建中国原子能事业的战略决策,并决定从苏联引进一座7000千瓦的重水型实验性反应堆和一台直径1.2米的回旋加速器。从1956年破土动工,仅仅两年多,一座新的原子能科学研究基地就在荒滩上“长”起来。

《中国科学报》 (2019-04-25 第1版
要闻)更多阅读清华新规将教书育人视为第一学术责任清华修订《攻读博士学位研究生培养工作规定》清华完善学术评价
明确教书育人是第一学术责任清华修订纪律处分细则 论文抄袭可开除学籍

1958年6月10日,回旋加速器调试出束;1958年6月13日,重水反应堆首次达到临界。

“一堆一器”的建成,标志着我国开始跨进了原子能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