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斤顶的原理,科学家牛顿

由于17世纪时不存在牙膏管,因此,人们怀疑布雷斯·帕斯卡(BlaisePascal,1623-1662,法国著名的科学家和哲学家)是否提出了帕斯卡原理,是否每天早晨都在冥思苦想它的功能。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许多与液体静压力有关的其他效应都逃不出他的注意力,首先就是液压起重机的原理。
很久之前,工程师们就利用过这种类型的机器,今天,只要在停车场或者加油站,就可以看到液压起重机,利用它使出一个孩子的力气就能将一辆汽车抬起来。让我们看看这种器械是如何工作的,并设法自己制作一个器械以供实验之用。
请看图,用一根管手将两个充满了液体的容器连起来。其中一个容器截面很大,另一个容器截面则很小,假设它比前一个截面小1000倍。如果用一个活塞向下压截面小的容器液面,液体就受到了一个压力,这个压力的强度会按照原来的大小传递到液体表面的任何其他部分,当然也包括在大截面容器里与活塞接触的液体的表面。压强等于作用力除以作用面积。

如果有人告诉你牛顿是银行家,你肯定会说他是神经病。但事实上,牛顿的一生上辈子是科学家,下辈子确实是银行家。
牛顿是一位天才,1665年获得学士学位开始科学生涯,到1696年基本结束,有31年时间。在这期间,牛顿在物理、数学、天文等多个自然科学领域作出了许多创造性的贡献,建立了经典物理学中三大定律并独立发明微积分,可谓成果丰硕。
尽管牛顿因对科学的贡献而蜚声中外,但牛顿出生于贫穷家庭,后来的科研生活也一直很清贫,经济收入上始终很不宽裕,但牛顿希望过上富足的生活。
1692年,50岁的牛顿决定抛弃科学探索,寻找高收入的职位,但是4年多来一直都未能如愿。
正当牛顿为求职不遂而大病一场,不再存在任何幻想奢望的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变化却出现了。1696年3月19日,牛顿收到他的朋友、时任英格兰的财政大臣查尔斯·蒙塔古写来的信,通知他已被任命为皇家造币局监督,望他立即上任。他在信中这样写道:“尊敬的牛顿先生:我非常高兴,因为我终于能向您证明我的友谊,以及国王对您的功绩的赏识。造币局监督奥弗领先生被任命为海关监督,国王已应允我任命牛顿先生为造币局监督。这个职位对您最适合,年俸约为五、六百英镑,而事情不多,花销不大……”
查尔斯·蒙塔古是牛顿在剑桥大学读书时的同学,他深知牛顿的才学,特别是牛顿对化学和炼金术的研究使他觉得牛顿是担任造币局监督这一职务的最佳人选。
牛顿接到这个新职位非常高兴,一来年薪比过去增加两倍,二来这是属于政府官员,从此之后可以真正踏进上流社会,做一个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他立即搬到伦敦走马上任,蒙塔古为他安排了一个高级住宅。从此牛顿正式弃学从政。
尽管牛顿弃学从政了,但从本质上讲,牛顿始终是一个科学家,而不是一个政客。他把过去科研工作中的精神带到了所掌管的英国皇家铸币厂。他在最初的几年时间里就把造币工作搞得焕然一新
因牛顿由于工作出色,得到了财政部的高度赞扬,连国王也特地下语褒奖。1699年,牛顿升任“皇家造币局局长”。这是一个年薪2000英镑的政府高官,比剑桥大学的年薪高十倍。这是一个可观的数目,当时建立格林威治天文台,即所谓“弗拉姆斯蒂德大厦”的基本资金才花去了500英镑多一点。
升职后,牛顿终于走进了英国的上流社会,曾审时度势提出本国政府改变银本位,建立金本位的政策建议,得到当局采纳。如果从1717年牛顿确定黄金价格算起,到1816年英国从法律上确定金本位制,再到后来1815-1914年“英国霸权”100多年的历史,金本位制在英国事实上存在了200多年。
不仅如此,他还曾先后推荐哈雷任金库的主管,他的老朋友格利高里任苏格兰与不列颠货币交换的总监督。
由于牛顿在任职期间为捍卫英国王冠而做出的功绩,1705年4月,他被授予贵族称号——艾萨克爵士。牛顿自担任皇家造币局长以来,做了大量的金融工作,特别是对金本位制的形成作出了非凡而伟大的贡献,但他在物理学上再也毫无建树。
尽管如此,由于他对物理学贡献,对人类的价值更加深远而且还在影响着人类,因此,在大多数的心里,他仍是世界上屈指可数的伟大科学家,而非银行家。

爱因斯坦从来就不是一个好学生。
他的父母,肯定没有如目下的中国年轻的父母纷纷做的,对胎儿实行胎教。因此他出生时一点也不灵泛,傻乎乎的就如一只小猩猩,到三岁时还没有学会说话。一般的中国孩子,一岁左右就会说话了。早慧的,不到一岁就口齿伶俐了。爱因斯坦才步入人生,便输在了起跑线上,前景实在堪忧。
不出所料,爱因斯坦在小学中学里,都不是拔尖生,一看就是一个没有出息的平庸的孩子。更可悲的是,他没有以勤补拙,搞题海战术,刻苦钻研。马大哈的父母也没有替他请家庭教师。这副样子,想上顶尖大学,连门都没有,读个三流大学,看来还要费老鼻子劲。
果然,他中学毕业,投考瑞士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毫无悬念地败下阵来。之后,到瑞士阿劳州立中学复读了一年,才勉强进入了这所三流大学学习物理学。
按理,考大学时碰了钉子,进了大学,就应该好好珍惜上大学的机会,扎扎实实地学好知识,以便将来谋个中学教师什么的干干以便糊口。在大学里,他也不循规蹈矩,天马行空想入非非。他的物理教授韦伯很讨厌他,说他自以为是,听不进别人的话。
爱因斯坦大学毕业后,四处碰壁,找不到工作,只能靠当“家教”维持生活。后来,一位同学可怜他,利用自己父亲的关系,把他录为伯尔尼瑞士专利局技术员,从事发明专利申请的技术鉴定工作。按中国式的思维,好不容易有了这个机会,应全力以赴搞好工作,保住饭碗才是。可爱因斯坦不是这样的。这样就不是爱因斯坦了!
也就是在专利局上班这段时期,他利用业余时间开展科学研究,三两年内,在物理学三个不同领域中取得了历史性的成就,特别是狭义相对论的建立和光量子论的提出,达到了现代物理学的巅峰。
爱因斯坦不是好学生,却一不小心成了大师中的大师,成了继牛顿之后最伟大的科学家,这给我国热衷于炒作“钱学森之问”的忧国忧民之士,提供了一条不同寻常的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