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脚步从未停歇,药物改造也有

药物改造也有“蝴蝶效应”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
中关村:创新脚步从未停歇
让学术监督制度长出“牙齿”

近日,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徐玉泉研究组与美国亚利桑那大学伊斯万·莫纳(Istvan
Molnar)教授团队合作,在真菌氧甲基转移酶的理性设计和结构改造研究上取得突破,成功开发出一种能够定向改造氧甲基化生物催化元件的技术,在药物研发和活性改良领域具有广阔的应用前景,有助于实现药物的工程化生物合成以及定向提质增效。相关研究结果在线发表在《美国化学会志》上。

《人民日报》( 2019年04月13日 01 版)

侯兴宇

医药、农药、食品添加剂等都是生活、生产中常见的药物分子,药物分子结构决定它们的理化性质和药理活性。研究发现,小分子药物结构上一个基团的变化,比如不同位点的甲基化,就像蝴蝶扇动了一下翅膀,使得药物活性发生巨大的变化。与化学合成方法相比,基于酶的生物催化技术具有简易高效、节能环保、选择性专一等优点。因此,解析药物结构变化的“蝴蝶效应”的发生机理并且掌握这种改造技术,对药物创制以及药物分子的定向改良具有重要应用前景。

有一种情怀,矢志不移;有一种精神,穿越历史;有一种奋斗,辉映未来。

如何让学术监督制度长出“牙齿”,从而让监督真正落地,在严惩学术不端行为中发挥威力,一直是学界和舆论各方关注的焦点。近日,科学网刊发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查处科研诚信违规违纪案件的情况,南京大学梁莹论文抄袭剽窃等一批典型案件受到撤销项目、追回资金、取消申请或评审资格等不同程度的处理,彰显了科学共同体净化学术风气、捍卫科研诚信的信心与决心。

该研究以两种真菌氧甲基转移酶LtOMT和HsOMT为研究对象,利用蛋白质同源建模等技术解析出二者在催化位点上产生差异的分子机制。随后,通过多肽片段交换和氨基酸定点突变等手段理性设计、合理改造LtOMT的结构,重塑其催化位点,成功开发出一种能够定向改造氧甲基化生物催化元件的技术。应用改造后的LtOMT,在多种多酚类药物先导化合物上实现了氧甲基化修饰方式的改变,改善了这些小分子的理化性质。

在新中国历史上,有一个“村”,与我们国家的历史与现实、精神与物质、梦想与奋斗紧紧联系在一起,成为一代又一代知识分子为国家富强而奋斗的精神符号,成为一个国家追求卓越、勇攀科学高峰的精神象征。

迄今,我国在加强学术监督方面先后印发了一系列文件,制定了一系列规范,以“若干意见”和“联合惩戒”为骨架、环环相扣的学术监督制度体系正在形成。但是,让制度真正发挥作用的“牙齿”似乎尚未长全,或者说还不够锋利。尽管也惩治了一批学术不端行为人,但无论学界还是公众舆论,似乎都有不满意的声音。例如多年前的“汉芯”造假案、近年的“非主观造假”事件,其处理程序不透明、处理结果不给力的情况还摆在公众面前,终身追责、联合惩戒的行动还有待展现。

徐玉泉表示,基于多组学和大数据资源,可以进行生物催化元件的大量挖掘,利用合成生物学技术理性设计这些元件,是实现药物先导化合物结构优化的一条新技术路线。这已经成为新型药物开发的发展方向之一。(李晨
蔡晶晶 王辰)

这个“村”,就是中关村。

监督制度不长“牙齿”,就会沦为档案。

相关论文信息:DOI:10.1021/jacs.8b12967

新中国建立伊始,这里是京郊的自然村落,只有农舍和菜地。中关村闻名于世,始于1953年中科院研究所的进驻,新中国的科学事业在这里奠基。70年间,高等院校在这里落地生根,科研院所在这里抽枝散叶,高新企业在这里迭代升级,中关村成为中国科技资源最为密集、科技条件最为雄厚、科研成果最为丰富的区域,为在全国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发挥了示范引领作用。

两办“若干意见”印发快一年,各地各行业领域落实的举措制定得如何,各级各责任单位开展的学术处理执行得怎样,机构、经费、人员等条件保障得如何,这些都需要检视。

《中国科学报》 (2019-04-15 第5版 医药健康)

进入新时代,作为建设全国科技创新中心的主要载体,中关村正加快向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迈进。

转办交办线索的办理情况如何、学术调查程序的合规性如何、学术委员会集体研究诚信建设的进展如何、全流程诚信管理的具体行动如何,这些都需要评查。

爱国奉献 干惊天动地伟业

制度执行中出现的新问题、新困难,调查过程中探索的新方法、新手段,典型个案中展示的新动向、新经验,也需要进一步总结。

“国家纳米科学中心”,耸立在北四环中关村立交桥的北边,是我国科技竞争力的新生力量。在纳米中心围墙边,有一个特殊的纪念碑。科技史专家樊洪业说:“这里,就是中关村建设的起点。”

这些思考都为学术监督制度完善、长出锋利“牙齿”提供了丰富的养分,积累了充分的动能。但是,要真正使学术监督的制度长出“牙齿”,第一主体责任单位还要有以下措施的保证。

彼时,新中国刚刚成立,百废待兴。1951年11月,中科院在这个当年名为“中官屯”的田野里,勘田定址,开锹动土,建设科学城中第一栋建筑——近代物理研究所大楼,也叫“原子能楼”。1953年大楼建成,被称为“共和国科学第一楼”。一批学有所成的留学生,唱着“不要犹豫,不要迟疑,回国去,回国去,祖国建设需要你……”从美国、欧洲,冲破阻碍,回到急需人才的祖国。

一是要勇于展示“零容忍”的决心。要有“零容忍”的决心和一抓到底的意志,配套一系列贯彻落实、不打折扣的举措,从而避免“以文件落实文件、以会议落实会议”的情况出现。抓完调查抓执行,该严惩的要严惩。迅速处理重大而有影响的学术不端案件,积极回应公众期待和学界呼声,维护学术共同体的学术声誉,是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对科研严重失信行为中的“大鱼”,要及时作出有公信力的处理,这是当下学术监督的软肋。但凡事有两面,处理得当则是让学术监督制度的“牙齿”保持锋利的秘方。

“干惊天动地事、做隐姓埋名人。”上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从这座大楼里走出了7位“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钱三强、王淦昌、彭桓武、邓稼先、于敏、朱光亚和陈芳允。从1955年到1995年,这座大楼里走出了近30位中科院院士,“孵化”出八九个新的核科学研究机构,衍生出庞大的研发机构群。

二是要敢于较真,善于用剑。在制定学术处理举措时要动真碰硬,在执行学术处理决定时要触及心灵。克服以往那种蜻蜓点水、大事化小的念头,真正从维护学术声誉、组织荣誉的角度考虑问题。要善于把“若干意见”的精神、实施办法的指导和调查规则的条款充分结合起来,运用制度的利剑为学术规范保驾护航,用剑锋的寒气逼退学术不端者的心理侥幸。而迅速和恰当的学术处理则时时磨砺着学术监督制度“牙齿”的锋利程度,不仅会让学术监督产生震慑,也会让更多的圈内人受到警示,达到惩戒一人、教育一片的效果。

一位老人告诉记者,当年,钱三强的办公室就在一楼,彭桓武、邓稼先、于敏的理论室在三楼,王淦昌的宇宙线室在五楼。从上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这一带几栋简朴的灰砖楼里,集中了一大批著名科学家。他们默默无闻、踏踏实实地做着一件又一件上天入海、惊天动地的事,成为新中国现代科学各学科的奠基人。

三是把握“类案同判”原则,充分考虑个案特质。结合调查过程中的违规情形和以往学术不端行为的判例,对不端行为作出合规合理的学术处理,保持学术惩戒的力度不减、相对公平。在坚持零容忍、严惩学术不端行为的同时,也充分考虑个案特质,妥善处理好学术处理中的“法、理、情”,避免以情代法或法不容情的情况,避免产生极端或报复事件。

“最大的心愿,就是国家强起来”,这几乎是一代科学家群体的心声。他们以中关村为支点,奋战在祖国最需要的地方。爱国精神、奉献精神、科学精神、攀登精神,与他们融为一体,也融入“村里人”的血脉,成为中关村最宝贵的精神传承。

四是坚持集体研判和上级评查相结合。学术调查一旦结束,调查报告就要提交本级学术委员会等组织进行集体研判。必要时,有关人员还要提交答复或到场回应,就调查报告事实进行陈述。上一级学术监督机构也应充分履责,对下一级机构的学术调查结论进行不定期评查,必要时通过听证的方式,要求有关人员和调查机构到场陈辩,避免处理过轻或者过重的情况发生。上述方式无疑会减少学术监督流于形式的机会,减少对学术失范现象“视而不见”的行为或消除“家丑不可外扬”的心态。而时不时亮亮“牙齿”,会让学术监督制度保持鲜活状态。

探路先行 立改革开放潮头

五是尊重调查程序,避免行政过多干预。程序不合规会大大降低调查结论的权威性。据了解,学术委员会集体评议、调查组的独立运行等,都是容易被忽略的环节,也是影响调查结论客观性的关键。认真贯彻落实学术、行政两条线,在学术调查中坚守学术权利,给出学术判断,在调查结束后,坚持先学术处理后其他处理,力避主体缺位、不敢发力的情况发生。让学术的归学术、行政的归行政,前提是要保证学术调查的公正性、客观性和权威性,这也是树立学术监督权威的基础所在。

在改革开放的每一次重要探索中,中关村的身影都坚定而耀眼。

综上,让学术监督制度长出“牙齿”,需要国家、学术共同体、监督机构等力量的共同发力,只有让学术监督制度长出“牙齿”,学术监督的权威才能充分树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