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因是什么,子宫肌瘤能否过性生活

导语很多育龄期女性都容易得子宫肌瘤,得子宫肌瘤以后,就想知道为什么会得这个病?实际上,子宫肌瘤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1.精神因素:子宫位于下丘脑-垂体-卵巢-子宫性腺轴上,对人体情绪变化非常敏感。抑郁情绪,会促使雌孕激素分泌不协调,导致子宫肌瘤。现代社会,女性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来自工作和家庭的双重压力日益增加,如果不能保持一个乐观的情绪和平和的心境,过度焦虑与压抑就容易导致内分泌失调,雌激素分泌量增多,且作用加强,持续时间长,给女性身体健康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2.高雌激素饮食:外源性雌激素类物质的摄入是诱发子宫肌瘤的一个重要原因,其中高激素饮食首当其冲。目前,市面上充斥着各种高激素含量的食品、药品和保健品,而很多女性对此类食品并无一个清楚的认识和判断,大量摄入,势必会打破体内本来协调的雌激素水平,也成为子宫肌瘤的重要诱因。3.长期性生活失调:长期性生活失调,容易引起激素分泌紊乱,导致盆腔慢性充血,诱发子宫肌瘤。女性如长期性生活得不到高潮,子宫会膨胀,子宫体积增大2-3倍,且不易恢复原状,给子宫肌瘤的生长提供“土壤”。4.肥胖:近年来研究发现,肥胖与子宫肌瘤的发病率呈正相关的关系,女性每增加10kg体重可增加21%患子宫肌瘤的风险,或每增加1单位体重指数可增加6%患子宫肌瘤的风险。

5大类肿瘤标志物整理,来,吃下这波干货!肝细胞癌是消化系统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在世界范围内占所有癌症发病率的第5位,且发病率仍在逐年上升,死亡率居第3位。肿瘤标志物的实验室检测对于HCC的早期监测、治疗监督和预后判断有着极大的指导意义。1.蛋白类肿瘤标志物AFPAFP是目前全世界应用最广泛的HCC肿瘤标志物,诊断HCC的敏感度为39%~65%,特异度为76%~94%。其敏感度和特异度均不令人十分满意,尤其在具有小肿块的HCC早期阶段,80%的患者血清AFP并未见明显升高,在肿块直径<3cm和>3cm的HCC患者中,AFP的检测敏感度分别为25%和52%。高尔基体蛋白73GP73在正常人的肝细胞中表达量极低或者不表达,而在HCC患者血清中明显升高,尽管肝炎和脂肪肝也可导致GP73水平升高,但其升高程度远远低于HCC患者。研究显示在低水平AFP小肝癌患者中,GP73检测敏感度和特异度分别为72.0%和94.0%。故GP73是一个较好的小肝癌的辅助诊断标志物。甲胎蛋白异质体3AFP-L3是AFP异质体的一种,常用AFP-L3与AFP的百分比作为HCC早期诊断的标志物。AFP-L3为肝癌细胞特有,AFP-L3在肝癌恶性程度评估、治疗效果和预后判定方面有着重要的意义,尤其对低水平AFP肝癌或小肝癌的早期诊断意义较大。磷脂酰基醇蛋白聚糖3GPC-3是一种细胞膜表面的硫酸乙酰肝素糖蛋白,在正常人肝脏中并不表达,在HCC患者中明显高于良性肝脏疾病患者,因此其有助于HCC的早期诊断和良恶性肝肿瘤的鉴别诊断。目前,GPC-3的敏感度和特异度分别为36%~65%、65%~100%,且在小肝癌的检测方面敏感度优于AFP。热激蛋白27研究表明HSP27的表达可通过线粒体死亡胱天蛋白酶依赖的途径从而诱导肿瘤细胞凋亡作用,特别是在HCC细胞中。因而HSP27对诊断HCC具有潜在价值。骨桥蛋白OPN是一种分泌型钙结合磷酸化糖蛋白,存在于人体多种组织细胞中,尤其是恶性转化的上皮细胞,HCC患者血清OPN水平明显高于良性慢性肝病患者,用于诊断HCC的特异度为26%,敏感度为92.5%。OPN与HCC大小、临床分期、有无肝内外转移及癌栓等密切相关,其对于HCC的预后判断及术后复发转移的预测也有重要意义。血清铁蛋白SF主要在肝脏合成,以维持体内铁的供应和血红蛋白的相对稳定。目前认为SF的测定可以作为HCC辅助诊断及疗效监控和预后判断的手段之一,特别是对于AFP阴性的患者尤有意义,但其特异度较低。CD166CD166是免疫群蛋白超级家族的细胞表面构件,其表达被视为有价值肿瘤指标,与HCC疾病进展情况、疾病预后有一定联系。CD166是一种精确的血清标志物,用于肝癌的诊断和复发监测,灵敏度和特异性高于AFP。2.细胞因子类转化生长因子β1(TGFβ1)研究发现HCC患者血清TGFβ1和TGFβ1mRNA水平均明显高于正常对照组和肝脏良性疾病对照组。但由于TGFβ1在肝外肿瘤、伤口愈合、血管再生和纤维化中均会升高,从而导致其特异度降低。胰岛素样生长因子Ⅱ血液中的IGF-Ⅱ主要由肝脏合成。研究表明IGF-Ⅱ与HCC的发生发展密切相关。HCC患者血清中IGF-Ⅱ明显升高,其对HCC有一定的辅助诊断、预后判断价值。肝细胞生长因子HGF的检测对HCC早期诊断、疗效观察及预后判断均有一定意义。但是,除了HCC之外,其他疾病也可表现为HGF水平的升高,包括食管鳞癌、淋巴瘤、冠脉综合征、主动脉夹层、肺血栓栓塞、脑梗死及败血症等。因此,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探讨炎性改变和恶性肿瘤二者与HGF浓度升高程度的相关性。肿瘤特异性生长因子TSGF是一种在肿瘤生长时由肿瘤细胞及周边血管产生的物质。TSGF可用于早期HCC诊断,且在监测疗效、转移及复发中也有一定应用价值。有研究报道TSGF用于HCC检测的敏感度为82.4%,特异度为75.3%,其与AFP、α-L-岩藻糖苷酶和IL-8联合检测的敏感度和特异度均可达100%。3.酶类标志物异常凝血酶原DCP是一种维生素K缺乏所致的异常凝血酶原蛋白,在恶性肿瘤细胞中由于凝血酶原前体翻译后羧基化缺陷而产生。其敏感度和特异度可达86%和93%,明显优于AFP和AFP-L3,被日本、韩国及印度批准作为HCC的有效标志物,尤其是判断肝内转移和预后。α-L-岩藻糖苷酶有研究报道AFU用于诊断HCC的敏感度为72.4%,特异度为63.8%。但AFU在糖尿病、胰腺炎、甲状腺功能减低症时也会有一定程度的升高。因此,AFU对HCC的早期诊断特异度不高,需与其他肿瘤标志物联合检测才能有效对HCC进行准确检测。血清GGT有临床资料表明GGT是诊断HCC的敏感指标之一,对HCC的早期诊断有一定的意义;GGT升高幅度与癌组织大小及范围有关,动态观察可监测疗效、判断预后。基质金属蛋白酶有研究发现HCC患者血清MMP1水平明显升高,MMP是肿瘤发展微环境中改变的主要介质,可以作为早期诊断HCC的生物学标志物。MMP1从肝硬化患者中区分出HCC患者的敏感度和特异度比AFP和OPN高,MMP1能准确辨别AFP水平低于20ng/ml的HCC。4.抗体和抗原类鳞状细胞癌抗原SCCA是丝氨酸蛋白酶抑制剂家族的一员,在HCC患者组织和血清中SCCA过度表达。研究发现血清SCCA诊断HCC的敏感度为18%~84%,特异度为27%~73%,而血清SCCA-IgM可能是诊断HCC更加有希望的生物标志物。其他常用于HCC诊断的抗原还有CEA、CA19-9、CA12-5、CA50、CA15-3等,但检测单个抗原对HCC诊断的特异度较低,多个抗原抗体的组合检测可能会提高HCC的诊断效率。5.循环基因和细胞类标志物microRNAs循环标志物由于便于获取而成为HCC预后判断的首选标志物。HCC患者的外周血循环遗传标志物如AFPmRNA、TGFβ1mRNA和IGF-ⅡmRNA等用于监测远端转移或HCC术后复发。循环肿瘤细胞CTC已作为预测肿瘤复发和转移有前途的候选标志物。有研究表明上皮细胞黏附分子阳性CTC可作为肝癌术后的预后指标,但它们的临床有效性依然需要验证。人宫颈癌基因HCCR主要在肝癌细胞的质膜和胞浆中表达,正常组织为阴性;在从肝硬化到HCC的疾病进程中,HCCR作为诊断标志物优于AFP,尤其是诊断早期HCC及小肝癌患者。此外,有研究显示HCCR的过量表达与HCC的早期发生关系密切,并且与HCC的侵袭和转移有一定的关系,HCCR在低分化肝癌细胞中表达明显高于高分化肝癌细胞。AFP-mRNAAFP-mRNA源于脱落入血的HCC细胞,可在HCC患者外周血清中检测到,可作为HCC的血清肿瘤标志物。AFP-mRNA可用于HCC早期转移的诊断,且其特异性极高,可有效排除假阳性患者。P53P53是一个重要的抗癌基因,其与细胞周期的调控、修复、细胞分化、细胞凋亡等生物学功能有关,功能异常可导致细胞生长异常。HCC患者最常见为P53突变,P53通过影响beta-catenin信号通路发挥对EMT的调控作用,降低P53表达能够促进betacatenin的细胞核内积累及转录活性,抑制beta-catenin信号通路可减弱P53降低所促进的肝癌细胞EMT、细胞迁移和肿瘤转移,其P53突变预示较差的预后。SALL4SALL4在HCC细胞的阳性率为81.67%,显著高于癌旁组织的25%,此外SALL4高表达患者的3年生存率低于SALL4低表达者。因而SALL4与HCC有着密切的临床联系,对判断患者预后有一定临床价值。肝肠-钙粘连蛋白CDH17是钙黏蛋白超家族的新成员,在正常组织中,CDH17的表达局限于小肠和结肠的上皮细胞;其参与细胞间识别、粘附过程,在组织发育维持形态有不可替代的功能。CDH17是诊断消化系统腺癌的有用的免疫组织化学标记。肿瘤标志物对HCC的诊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特别是对于早期无症状的微灶肿瘤,影像学无法发现时,肿瘤标志物的异常起着重要的参考价值。虽然AFP仍然应用非常广泛,但是更多的时候是通过与其他肿瘤标志物联合使用。通过联合检测肿瘤标志物能在早期,甚至在更早期进行诊断肝癌,从而进行更早的干预,这对于提高患者的生存率、改善患者的预后有重要意义。肿瘤标志物的联合检测已经成为临床工作中的趋势,但是在不同地区、不同医院,联合检测的项目仍然不同,到底哪一种联合检测既能兼顾患者的经济利益,又能提高诊断效果,目前仍然没有统一结论

对于子宫肌瘤能否过性生活这个问题,我们需要根据情况分析,不能一概而论:通常情况下子宫肌瘤不影响性生活首先要明确,子宫肌瘤依赖激素生长,是一种育龄期女性常见的妇科肿瘤,有“妇科第一瘤“之称。但子宫肌瘤是良性肿瘤,不会恶变,患上肌瘤的姐妹不必为此担心。通常情况下,子宫肌瘤生长在子宫上,但通常情况下,不会对性生活造成影响。子宫肌瘤因位置不同,症状也有所不同。常见的症状有月经量大、贫血、压迫膀胱和直肠、不孕、腹部肿块等。的那个出现以上症状并影响正常生活时,患者姐妹需要考虑治疗。以下子宫肌瘤患者不宜性生活虽然通常情况下子宫肌瘤不影响性生活,但性生活并不适宜所有的子宫肌瘤患者姐妹。对于有以下情况的姐妹,建议尽量避免性生活:子宫肌瘤合并妊娠子宫肌瘤合并妊娠的姐妹应尽量避免性生活。这是因为肌瘤姐妹较正常的姐妹不易受孕,一旦受孕又易流产。性生活时可使妊娠子宫痉挛性收缩,诱发流产。黏膜下肌瘤或宫颈黏膜下肌瘤脱于宫颈口或阴道内当肌瘤脱于宫颈口或阴道时,性生活时及性生活后会有阴道出血、感染、继而加重出血,使白带更多,甚至引起发热、腹痛。性生活还可导致黏膜下肌瘤发生扭转,而引起剧烈腹痛。因此,出现以上情况的姐妹在治愈之前最好不过性生活,以免增加痛苦,加重病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