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劝放弃物理的诺贝尔物理学家,电池短路后也能

习近平总书记重磅发声。深沉的关心、殷切的期待、郑重的嘱托,一起叩打在全国科技人员的心上。 量子传态、超算领跑、“天眼”流转……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取得一系列重要科技成果,在国际上赢得广泛认可和关注。不可否认,中国的科技水平和创新能力已然有了长足进步,在部分领域已显领跑态势。 然而,硕果累累的果园外,仍然遍布荆棘。那是我国科技工作者尚未趟开的路,路上有障碍、有迷惘、有裹足之困、有扼颈之痛。 美国对中国科技企业的突发制裁,暴露出缺“芯”的巨大创口。仅在通信领域,除芯片外,半导体加工设备、半导体材料等都是限制相关产业发展的软肋。放眼望去,生物医药、工程机械、人工智能等领域,距发达国家仍有显著差距。“东西买进来,文章发出去”的无奈自嘲里,折射出我国在科研仪器、材料试剂、分析软件、学术期刊等最基础的环节上,依然严重受制于人。 要想解开颈上的桎梏,痛快呼吸新鲜空气,就要在一系列系统工作上下功夫。 首先需要确认究竟在哪些地方被卡住了脖子。从现有信息来看,科学家都对本领域的薄弱环节有所认识,但在宏观层面上缺乏权威性的系统阐述。此次院士大会期间,中国科学院学部学术与出版工作委员会发出倡议,呼吁科学家分析和判断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突破口,找出制约国家创新发展的科技瓶颈问题。 对科技瓶颈有了全局把握后,应当发挥我国的制度优势,谋篇布局、排兵布阵。从顶层设计开始,组织科学家由点及面地攻坚克难。从最薄弱的技术缺口入手,逐步扩展到整个产业链条,最终营造出适合产业发展的全生态环境。 与此同时,完善科学家与重大科技项目双向选择的渠道和机制,将科学家自发的探索热情与国计民生的重大需求结合在一起。最大限度破除信息不对称等障碍,让科研人员找到最感兴趣的项目,为项目找到最有能力的人。 此外,还要进一步优化科技评价与奖励体系,让那些为国家科技发展补好了短板、打破了枷锁、开辟了道路的科技工作者,劳有所得、智有所获;积极宣传利国利民的重大科技进展,让更多青少年人才自愿投入到国家最需要的专业领域中,推动我国科技事业在良性循环中不断发展。

近日,中科院大连化物所研发了一种新型锌碘液流电池技术。这种能“起死回生”的神奇电池有望用作大规模储能技术,解决目前风能、太阳能等发电不连续、不稳定的难题,实现清洁能源高效利用。
锌碘液流电池作为一种新型的电化学储能技术,采用高比容量、高活性的锌离子作为负极活性物质,具有高能量密度、高安全性的优势。此外,锌碘液流还选用高比容量、高工作电压的碘电对做正极活性电对,进一步提高了电池整体的能量密度,展现广阔的应用前景。然而,与其他锌基电池一样,锌负极的“枝晶问题”是其商业化发展道路上的一大难关。
锌负极在不断充放电过程中,会产生不规则的锌枝晶,这种“树状结构”的枝晶会在循环过程中不断生长,最终刺穿电池的膜,造成电池短路,严重影响电池的循环寿命。
如何抑制锌枝晶呢?科研人员想出了一个办法:通过膜结构和电解液的优化让产生的锌枝晶不能穿过膜;或者将部分已经穿过膜的锌枝晶自动消除。这种新的思路看似反其道而为之,实际上则是顺势而为,为锌基电池负极稳定性提高提供了新途径。在这一思路的指导下,中科院大连化物所储能技术研究部的科学家们研发了上述的长寿命可自恢复的锌碘液流电池技术,通过使用廉价的聚烯烃多孔膜和高稳定性电解液,实现电池的长期循环以及电池短路后的自恢复。
这种新电池优点很多,最奇妙的就是耐用性强,还能自己“复活”。在充电过程中,聚烯烃多孔膜孔径中充满了氧化态的正极电解液,当锌枝晶生长到膜孔内部后,氧化态的电解液可将锌枝晶溶解掉,从而防止锌枝晶造成电池短路,实现电池的长寿命循环。
据介绍,研究团队将单电池进一步放大组装了千瓦级电堆,该电堆依然可以稳定运行,能量效率保持在80%左右,仍然具有短路恢复的特性,有力证明了该体系的可靠性和实用性。

出生于德国荷尔施泰因,是德国著名的物理学家和量子力学的重要创始人。

1900年12月14日,在德国物理学会的例会上,普朗克作了《论正常光谱中的能量分布》的报告。

这也是当时许多物理学家所坚持的观点。

但是普朗克回复道:“我并不期望发现新大陆,只希望理解已经存在的物理学基础,或许能将其加深。”

故事正文

他说,为了从理论上得出正确的辐射公式,必须假定物质辐射的能量不是连续地、而是一份一份地进行的,只能取某个最小数值的整数倍。

小故事大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