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我对宇宙的好奇,发明造福无数患者

在公共场所上完厕所洗完手,很多人会选择用纸巾擦手,还有一些人则习惯把湿漉漉的手放在烘手机上吹干,他们觉得相对于用纸擦,用烘手机烘干手不会与其他东西接触,似乎更加干净卫生。然而事实真的如此吗?
最近美国一位大学生尼科尔较了下真,她将一个培养皿放在一洗手间的烘手机下吹了3分钟,然后静置48小时后,发现竟培育出超级多的细菌,当她把照片发到网上后,网友们都懵了,难道这么多年一直在用错误的方法干手?
烘手机为什么这么脏
其实在尼科尔之前,美国费城托马斯·杰斐逊大学医院的爱德·罗伯茨博士等人曾做过类似实验。他们收集当地各处烘干机上附着的灰尘和污垢在实验室分析研究,发现烘干机“潜伏”的细菌数量惊人,而且很多都是大量存在于粪便中的细菌,非常容易致病。如克雷伯氏菌可能会引起发热、恶心、呕吐;阴沟肠杆菌可能导致严重的呼吸道感染,甚至还发现了金黄色葡萄球菌,其可能引起中毒性休克综合征、蜂窝织炎、食物中毒等。
为什么烘手机中的细菌这么多呢?研究发现,洗手间和马桶被认为是细菌滋生和传播的高危场所。每冲一次马桶,一团气雾就会被喷到空气中,其中可能会包含各种致病的粪便细菌。此外,北京一位疾控专家表示,安装烘手机的地方一般比较潮湿,这就使得烘手机内容易滋生细菌。要想降低烘手机细菌滋生的风险,就要经常对它进行消毒,保持其周围环境的干燥清洁。
用纸擦手怎么就更干净
那么洗完手后到底用什么把手弄干才最好呢?有研究者运用网上电子数据库对1970年以来的多项研究进行分析和比对,证明用纸巾擦干是最好的方法。一般烘手机需要45秒才可以使手的湿度减少97%,而纸巾只需10秒即可达到相同程度。大多数人使用烘手机的时间只有22秒,手的干燥程度则低于70%。
此外,使用纸巾擦手时,其表面与手的摩擦对除菌也起着关键作用,大多细菌都因此被蹭到卫生纸上。与各种烘手机相比,用纸巾擦干是手部除菌的最好办法。
虽然从环保方面来看,纸巾还是不如烘手机。不过,网上有人提出了一种省纸的擦手方法:洗手后,狠狠甩12次,再用对折后的纸巾擦拭。

对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亚当·里斯的采访,本应在8月的北京进行,彼时里斯在到达中国前,爽快地答应了澎湃新闻记者的采访请求。但当天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里斯逛完故宫之后,还想去吃烤鸭”,采访事宜就此搁置。近日,里斯再次来到中国,参加在上海举行的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并接受了澎湃新闻记者的采访。年龄尚未过半百的他用一个文艺的比喻讲述了自己从事天体物理研究的初衷。

图片 1

“每一个人都曾在童年仰望星空,觉得天外的世界如此绚烂,我也是一样的。我对宇宙的好奇,就像海滩上的一粒沙子想要了解大海,了解彼岸那个更大的世界。”

亚当·里斯(Adam
Riess)是美国的天体物理学家,目前就职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和太空望远镜科学研究所。2011年,也就是里斯42岁的时候,他与另外两位科学家共同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理由是“透过观测遥远的超新星,发现宇宙加速膨胀”。

上世纪90年代末,亚当·里斯与布莱恩·施密特(Brian
Schmidt)共同领导的高速红移超新星搜索小组,通过监测Ia超新星,首次证明了宇宙正在加速扩张。这个观察结果与当时普遍认可的理论相反,当时普遍认为宇宙膨胀的速度正在变慢。然而通过在地球上检测超新星的红移现象,他们发现这些诞生于数十亿年前的超新星正在加速远离地球。

同一年,由美国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的天体物理学家索尔·珀尔马特(Saul
Perlmutter)领导的超新星宇宙学项目,也发现了这一结果。这两项研究成果确凿证明了宇宙加速膨胀的理论。1998年,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被《科学》杂志列为“年度突破”,2011年三位物理学家共同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以表彰这一开创性的工作。

暗能量是蛋糕里奇怪的配方

生活中有这样一个有趣的现象:当一辆救护车鸣着笛由远及近向你迎面驶来的时候,你会听到警笛声变响,音调变高;而当车从近而远离去的时候,声音变轻的同时,音调变低。物体辐射的波长因为波源和观测者的相对运动而产生变化,这就是“多普勒效应”。波在波源移向观察者时接收频率变高,而在波源远离观察者时接收频率变低。这一理论由奥地利物理学家、数学家克里斯提安·多普勒(Christian
Doppler)于1842年提出。

不仅仅是声音,所有的波动现象都存在多普勒效应。当一颗遥远的超新星的光芒频率变低,出现红移,就表示它正在远离地球,正如鸣笛远去的救护车。天文学家们由此可以通过监测超新星的“鸣笛声”,检验天体之间的相对运动。里斯等物理学家通过观察高红移超新星而得出宇宙加速膨胀的结论,正是基于多普勒效应。

里斯领导的高红移超新星搜索队,利用哈勃天文望远镜发现了人类见到过的最遥远的超新星,也就是人类所能看到的最早期的超新星。这意味着他的团队已经追溯到100多亿光年的宇宙大爆炸。其中一个重要贡献是发现了在早期阶段宇宙是减速膨胀的,这也导致最遥远的超新星看起来比原本计算的要更亮一些。这一结果证实了暗能量-暗物质模型,并开启了天体物理研究的新征程,包括暗能量的存在等。